俄罗斯频频抛出橄榄枝,沙特“怒火中烧”不为所动,分析师警告四月油市仍将面临大考

大班报导:

周五(3月13日)美原油一度涨逾5%,因隔夜美股大跌后,各国进一步出台刺激措施,美联储预计在4月底前释放5.4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使得市场情绪改善,油价出现反弹。

眼下市场仍在关注沙特俄罗斯的价格战。自从谈判破裂以来,俄罗斯方面似乎想要淡化双方的紧张关系,但是沙特似乎没有停止自己的报复行动。有消息称,沙特正转而提供自家廉价原油,加紧把俄罗斯乌拉尔原油挤出其主要市场。

考虑到沙特和俄罗斯价格战持续,且阿联酋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加上公共卫生事件持续的对经济构成压力,分析师警告4月对于油市而言可能是一个十分残酷的月份。如果近期的利空因素继续发酵,需警惕美油有再度跌破30美元的风险。

俄罗斯副能源部长称,减产对提振油价无效是其不愿深化减产的原因

俄罗斯副能源部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不清楚公共卫生事件对原油需求的影响将有多深,本周的油价大跌已成必然,减产已不再有意义。

上周,沙特和俄罗斯未能就进一步减产达成一致后,沙特誓言要在短期内将产量增加至1200万桶/日,而俄罗斯方面也宣称将很快增产50万桶/日,这使得国际油价大跌逾30%。

沙特希望额外减产150万桶/日,同时俄罗斯被要求额外减产30万桶/日。对此俄罗斯副能源部长帕维尔・索罗金(Pavel Sorokin)表示,这项任务在技术上具有挑战性,它使得俄罗斯的减产承诺增加了一倍。

他说,直到所有人都意识到原油需求将大幅下滑之后,减产才有了实际意义。

索罗金表示:“当不清楚需求的底部在哪里时,我们就无法应对需求下降的情况,每一次减产都可能将我们置于一个死循环。因为随着需求持续下降,即使油价因为减产短时间出现反弹,但是随后都将再次回落。”

俄罗斯支持将此前17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延长至少一个季度,以试图评估公共卫生事件对需求的实际影响,但OPEC拒绝了。从4月1日起,所有OPEC +生产商都可以随意生产原油,不受产量约束。

索罗金说:“我们认为当前市场形势是可预测的,但也是令人不快的。市场和市场力量将对其进行相当迅速的调控。预计将看到全球成本高昂的石油生产项目在4至6个月内出现活动明显放缓的迹象。

俄罗斯再次淡化与沙特的紧张关系

索罗金表示:“如果条件允许,且双方的价格战不再持续,俄罗斯对和沙特重新对话持开放态度。”

他说:“所有的沟通渠道都是开放的,但是我无法预测我们何时会再见面,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合作伙伴。”

“我们没有与任何人进行价格战,我们具有竞争力。我们关注市场,并了解这种情况将有助于市场复苏。高成本的项目将消失,”索罗金说。

事实上这不是谈判破裂以来俄罗斯第一次向沙特抛出“橄榄枝”。

早些时候,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表示,俄罗斯准备与OPEC讨论新措施。但是沙特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阿齐兹亲王表示,5月至6月举行OPEC+会议不明智。

俄罗斯可以快速增加其产量20万桶/日至30万桶/日,并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将其产量进一步提高50万桶/日,这将使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凝析油产量达到每天约1180万桶/日。那将是后苏联时代的最高水平。尽管如此,仍低于沙特能源部此前表示的将在4月份生产超过1200万桶/日的原油

此前俄罗斯和沙特结束持续三年之久的减产合作,正值市场普遍预期双方将最终达成一致之际,这是导致油价大跌的关键因素。

索罗金认为如果上周执行了OPEC的减产计划,那么将导致油市引入新的项目,这将导致更多的原油产量在三至四年淹没市场,再次抵消OPEC+减产的努力。因此我们迟早将面临油价跌至40美元或更低的情况,并且将在六个月或一年之内不得不退出减产协议。

这位副部长认为,石油市场的平衡价格为每桶45-55美元,这对生产者来说是舒适的,而且对于全球经济来说,也足以从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中恢复过来。

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冲击,索罗金表示,他预计今年下半年油价将升至每桶40-45美元,到2021年将升至45-50美元。

沙特仍“怒火中烧”,欲挤占俄罗斯原油市场

有消息称,沙特对于俄罗斯的报复行动仍在继续。

七位原油消息人士表示,在此前OPEC+协议谈判破裂后,沙特转而提供自家廉价原油,加紧把俄罗斯乌拉尔原油挤出其主要市场。

市场消息人士表示,沙特阿美正试图取代从欧洲到印度的全球炼油厂所使用的乌拉尔原油。该人士称:“他们试图通过所有门路,提供大量低廉原油。”

根据数据与消息人士,沙特国家航运公司巴赫里本周临时租赁了多达19艘超级油轮,其中六艘将载运约1,200万桶沙特原油至美国

消息人士称,沙特阿美目前正与欧洲炼厂磋商,包括芬兰的Neste Oil、瑞典的Preem、法国的道达尔(Total)、BP Plc 、阿塞拜疆的SOCAR、意大利的Eni ,这些都是乌拉尔原油(Urals) 大买家。

“沙特对俄罗斯在OPEC会议上的举动感到非常生气,因此他们首先瞄准俄罗斯指标乌拉尔原油市场,”一参与乌拉尔原油交易的欧洲贸易商称。

市场消息人士表示,沙特阿美正试图在炼厂的原材料中取代乌拉尔原油,以此惩罚俄罗斯,并迫使俄方回到谈判桌。

第三位消息人士称,仅仅4月,沙特阿美就可能向欧洲每日额外供应150万桶原油。这位消息人士为一全球贸易商进行计算工作。

分析师警告:4月对于油市是一个残酷的月份

随着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仍在持续,且预计4月两国将大幅增产,加上公共卫生事件对于经济的压力持续存在以及阿联酋加入了价格战,交易员普遍认为,4月对于油市而言将是残酷的。

“我们看到的所有数据点都表明,4月对于油价而言将是非常残酷的月份,”油价信息服务全球能源分析主管汤姆・克洛扎(Tom Kloza)表示。

WTI本周一价格下跌近25%,布伦特原油下跌约24%,均为1991年1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美油布油均跌至2016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同时EIA数据显示,美国原油供应量连续第七次增长,在截至3月6日的一周中增长了770万桶。不过该机构将美国原油产量预期下调了10万桶/日至1300万桶/日。

此前月度报告中,EIA还将今年的WTI原油价格预期下调了31%,至每桶38.19美元,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下调了29%,至43.30美元。

EIA还将其对2020年普通零售汽油的预期下调至每加仑2.14美元,较此前的预测下降了近16%。该机构还预计,4月份汽油零售价格将降至平均每加仑1.97美元,然后在6月至8月攀升至2.13美元的平均水平。

克洛扎表示:“1.97美元/加仑是EIA对4月汽油价格的极低预测,由于公共卫生事件,市场必须承认因为出行受限所导致的需求损害。”

同时由于沙特宣布将石油生产能力提高到创纪录的1300万桶/日的计划,以及阿联酋宣布将很快增产100万桶/日至400万桶/日,这加剧了供应过剩的担忧情绪。

克洛扎说,他不确定阿联酋是否有能力提高到他们承诺的生产水平,但是“现在很清楚”,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将会有新的成员加入。

WTRG Economics的能源经济学家詹姆斯・威廉姆斯(James Williams)表示:“俄罗斯人希望通过将价格降低到足以引起美国页岩油产量下降的方式来获得市场份额,但是他们很难推动自己的产量大幅增长。即便没有产量限制,俄罗斯只能将产量增加20万桶/日至30万桶/日。他们没有多余的容量。但是沙特可以。”

随着沙特也将2020年的需求增长预期从98万桶/日下调至6万桶/日,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可能会加剧供应过剩的情况。本周早些时候,国际能源署甚至将2020年原油需求增速下调至下降9万桶/日,这将是自2009年以来出现需求下滑,因此油市的前景仍充满变数。

北京时间17:03,美原油现报32.54美元,涨幅3.33%。

(责任编辑:张雅洁 HF083)